武汉吃喝美食攻略——刁角篇

  刁角美食是武汉美食里最迷人的一类,真的好吃就要一窝蜂去感受,随性而来,即兴而归。在又油又挤的摊贩或小馆里闷头大吃,被辣得眼通红唇翻肿,依然无怨无悔。

  周老板的周记热干面豆皮大王,早前开在汉阳鹦鹉洲,那时名为鹦鹉矮子热干面豆皮大王。十几年前,随着鹦鹉洲拆迁,周老板迁居于此,店就开在桃花岛的桃花街上,沿着麒麟路走到头,左拐便是。

  这家店的豆皮是一大特色。周家三代人都是靠做豆皮营生,算上周老板自己开店那30多年,周记豆皮已经开了100年。

  追溯武汉最早的豆皮店,是武昌王府口豆皮,又叫“杨豆皮”,开业于清道光年间。距今大概170多年。

  而自那70多年后,周老板的爷爷,在汉阳开了周家的豆皮店。至今仍然可以从周老板那,看到古早的豆皮制作工艺。

  周老板每天都要将绿豆泡软,剥壳,再与米一起磨成浆,这样制作的豆皮,外焦内软,格外清香。

  除了“皮”用料扎实,周记豆皮的蛋也给的舍得。一锅只做4份豆皮,打4个蛋。相当于一份豆皮一个蛋。

  这里的臊子也有特色,不同于普通臊子里用的香菇丁,这里用的是一整个小花菇,吃到嘴里味道更鲜。

  但最吸引人注意的是老板摊豆皮的工具——蚌壳。老字号豆皮店大多用这样的蚌壳摊豆皮,但现在几乎很难看到。

  这蚌壳市面上没有卖的,需要去长江边慢慢找。用它摊的豆皮,平整顺滑。周老板现在用的这个蚌壳,已经跟了他十几年。

  “在这之前,我用的那个蚌壳,是从爷爷那传下来的。当时日军打武汉,爷爷逃难的时候,都把它带着身上。只不过后来有天被我失手打碎了。”

  那伴随了周家三代人的半块蚌壳,周老板也没舍得扔,就放在营业执照里,一起挂在店内,见证了一个百年老字号的岁月。

  除了常见三鲜豆皮,周记豆皮还有传统的蛋光豆皮,以及独此一家的肉丝豆皮、牛肉豆皮、腰花豆皮。

  摊好的豆皮先不盛起来,直接在锅里撒下牛肉丝现炒,起锅前再加上香辣的剁椒一起翻炒,一份鲜辣的牛肉豆皮就出锅了。

  豆皮香软,糯米粘牙,臊子鲜爽,不油不腻,加上香辣的剁椒跟鲜嫩的牛肉丝,这绝对是一份武汉风味的豪华早餐。

  周老板自从初中毕业那年,从父亲手上接过周家的豆皮店,每天早上从开门营业,到中午12点左右卖完关门,一做就是30几年。

  30多年来豆皮的工艺没变,但是时代在变,这样的一份豆皮已经越来越不赚钱,周老板的儿子已不想再继续接手这豆皮手艺,这周氏豆皮也快要绝版了。

  开店15年来,从每天下午5点开门营业,直到晚上9、10点卖完打烊,排队的人就没有断过,这早已是麒麟路上一道司空见惯的风景。

  店门口那一口大锅就是川妹的标志,里面分别盛着卤的软烂入味的牛肉、牛筋、牛腩、大肠跟萝卜,满满当当、热气腾腾。

  虽然队伍排的长,但是老板的动作也刷拉,下粉下面打牛杂,最后再淋上一勺秘制的红油,动作。

  凄风冷雨的武汉街头,路人已经换上冬装,而老板只穿着一件印有“I dont play nice”大字母的短袖T恤,别有一份武汉拐子的不羁。

  店老板71年出生在汉正街的万安码头,见证了船来船往的码头繁华,以及古色古香的石板路、吊脚楼,“那是老武汉的码头文化撒,你们年轻伢绝对冒见过。”

  也就是在那儿,有老板从小吃到大的牛肉粉,也让他遇见了后来成为川妹牛杂老板娘的那个姑娘。

  万安码头那块拆迁后,老板就搬到这附近,并盘下了麒麟路这家店开始做牛杂,至今已有15个年头。

  川妹牛杂的红油格外香浓麻辣,也得益于老板娘秘制的重庆配方。川妹的红油都是自己熬制,老板每天早上10点就开始了一天的准备,煨牛肉,熬红油,一直忙到下午5点正式营业,周而复始。

  虽然重庆风味是特色,但是川妹牛杂又兼具了地道的武汉味道,“我小时候,屋滴附近有家牛肉面味道蛮好,几乎天天克吃。川妹的味道也结合了我小时候的风味,这是我自己独创的味道。”

  川妹牛杂本来也只是做街坊生意,但是口碑越来越好,名气越来越大,连武昌、汉口的吃货都特意来排队吃一碗牛杂面。

  寒夜里来碗川妹牛杂,就是一个大写的满足。不仅分量足,而且食材入味又鲜香。红油汤底虽辣,但是辣口不辣喉,绝对是良心的选材。

  第一个就是要配旁边摊子炸的面窝。面窝炸的枯,来这里的食客几乎人手一个。咬一口香酥的面窝,下一口香辣的牛杂粉,你会发现它们简直是灵魂伴侣。

  直接去老板那,点一份牛杂锅,你就可以在店里坐下,等着店里的人给你送过来了。牛杂70元一斤,50元起点,2、3个人50元就能吃的很满足了。

  19年前,长毛烧烤在桃花岛麒麟路最初的店面,只是一个小小的夫妻烧烤摊。做到现在,长毛烧烤城有27、8个员工,买单的、烧烤的、做煎饺跟三鲜煲的,各司其职,个个动作麻利。

  一来是老板留了不知多少年的长发造型,这就是长毛烧烤名字的由来;二来是老板娘跟小工们的“最强大脑”,不管你几桌一起点,点几多,他们不看菜单、不用笔记,都能清清楚楚把菜品跟价格报出来,堪称传奇。

  烤凤爪,先卤的入味,再撒上佐料翻烤,外焦内糯;烤腰子,块大肉厚,完全吃不出骚味;铁板蒜蓉茄子,蒜香浓郁入味......

  饺子是现包现做的。煎的时候,不同于一般锅贴只在锅底抹油,长毛家用油,会漫过饺子,近乎于“炸”饺子。

  出锅的饺子,四周金黄。咬开香脆的外皮,里面白菜猪肉馅鲜嫩多汁,满口鲜香。

  长毛家最红火的时候,他那3、4米长的炭火烤炉齐齐上阵,20多个小工忙前忙后,才能勉强顶住客流。

  而现在麒麟路也开始翻修,长毛烧烤门口打起了围,路边的座位,也被迫只能摆在店内。店员说,“生意肯定会多少受到些影响。”

  19年前,桃花岛上还都是新建的社区,附近汉桥村一带,还是相对偏远的城中村。而如今这里通了地铁,附近也陆续被开发商划了地。

  曾经的桃花岛,武汉人接连搬进来,而现在这附近,接连打了围,总有人搬出去。

  而不论你是否还在这里,这些陪着你走过漫长岁月的美味,你是否还记得那年,第一口的惊艳?

  这家店不算特别特别难找,对于身经百战的吃货君来说,就是过个马路,转个胡同,再导个航就到了。老地方在这条巷子里已经6年了,在此之前是开在九万方路,一直都是熟客心照不宣的“老地方”。下午5点50赶到,对面的胖嫂煲已经卖得火热,这家传说中下午6点开门的烧烤,竟然没!有!开!门!

  一丝绝望之后,吃货君转到对面的育才二小门口,点了一碗臭豆腐,准备边吃边等。

  然而,万万没想到,不到10分钟回来,老地方已经开门了!小小的店子已经坐满人了!老板娘已经在给炉子加碳了!

  慌里慌张进去,找老板要了个菜单就开始唰唰唰点单,老板娘看到我这个新手,得知我还没有占好位置,把菜单一挥,说:你快去上面抢位置,上去再点,快快!(烧烤车上已经贴满点好的菜单了,心痛ing)

  没错,虽说上下两层,一共也就9张桌子,其中一大半是只能容下2个瘦子的小桌子,好在现在天气不冷不热,不然楼下真的窝不住。楼上的空间也不要期待过高,超过1米9的朋友就不要冒险来二楼了……

  为了寻找让无数嘴刁的吃货都拍手称赞的铁板烧,从汉口到武昌,再从武昌到南湖,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小编抱了很大的期待。

  位置并不显眼,周边也不是热门商圈,但是我们相信最棒的美食总是值得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最后绕过无数条巷子才找到了这家店--三关铁板烧。

  据说店里有三大不成文的规定:下大雨不开门、风太大不开门、心情不好不开门。当然还有可能就是:卖完了。提前和老板打了招呼过来,来的时候天下着雨,外面的雨棚下已经坐了一些人,这样的时间和氛围,吃一顿铁板烧刚刚好。

  铁板烧原本是有招牌的,因为老板是恩施人,恩施有一个有名的镇子叫野三关,店名就此得来。

  怪武汉夏天的狂风和暴雨太强,招牌早给吹跑了,老板索性也就不管了,来这里吃铁板烧的人还是雷打不动,住的位置偏远的甚至宁愿驱车两三个小时。

  旁边有铁铲,我们忍不住想翻炒,他们看见就会把我手中的锅铲夺下,不让。翻炒的时间、顺序、火候都是我们掌握不了的。

  每桌必点的就是铁板土豆片,土豆选的是恩施的高山土豆,口感比普通的土豆要更好,果然好的食材配合好的手艺,一切都恰到好处。

  可选择性也很强,20多个菜,荤素搭配,味道都做的很扎实,很多都是老板亲自挑选,正是这种对食材的态度,才能保证“三关”的独特味道。

  做好的菜让我们先吃,不至于等的煎熬,吃的也热乎,铁铲在铁板上碰撞翻炒发出的清脆声音,老板享受翻炒的乐趣,我们享受美食的乐趣,食客与老板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起来。铁板腰花看起来像腌制过,翻炒过后颜色依旧很粉嫩,一口咬下更是脆嫩爽口,腰花和酱汁在口中回旋,吃完一份回味好久好久。

  铁板凤爪外皮软糯,里面肉却很嫩,入口即化。瘦肉的味道刚好,虽然腌制过,即使喜欢清淡的人也不会觉得口味重,也很嫩,可见老板对味道的把握很到位了。

  肥肠处理得没有一点腥味,在铁板上烫过之后变得很绵软,味道也都进去了,都不用特别费力嚼。

  铁板顺风,光看色泽就让人食欲大开,肉质紧密,脆嫩爽口有弹性,感觉每一块都在嘴巴里跳着舞。

  恩施熏肉可以算得上是这家店的招牌了,熏肉是正宗的恩施特产,猪肉经过烟熏后色泽焦黄,肉质坚实,熏香浓郁。

  铁板鱿鱼的鲜香来自于鱿鱼本身,听着油渍着鱿鱼发出的响声,散发出让人难以抗拒的香味。不仅没有破坏鱿鱼原有的味道,口感也更加独特。

  饱餐完已近十点,整个人也暖和多了,老板还在里屋准备食材,跑进跑出负责善后,感觉像多年的老朋友,客人们在这里都吃的很尽兴。

  老板是个大叔,忙里忙外走路都带风,完全没有空闲,菜上得挺快,都是一份一份提前精心准备好。

  想要吃上这一口你必须隔五分钟就去围观婆婆。以免你的肉串被别的小婊砸给偷走。管你白天是蹬着小高跟的白领还是放马的小混混,这个时候都跟乖儿子似的站在婆婆边上望眼欲穿。

  这地方是十几年前建好的,以前叫车轮广场,每天一到下午六点左右,车轮就快速转动起来了。两侧聚满了宵夜店子,烧烤为主类,几乎占据了整条街,店主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魏老板回忆,十四年前这地还没修好时,他们就在马路对面烤,广场建好后辣王是第一批搬进来的烧烤排档,其他宵夜摊也接踵而来,魏老板是看着这片地方成气候的。

  辣和平价是辣王烧烤的两大特色,以前他们叫平价烧烤,次序一改,换做“辣王”后,生意更火爆。

  魏老板多年厨师的经历,多少留下点职业病,在挑佐料上他就很执拗,他说:“便宜佐料看不中,只要我看中的不管多贵,我就非要把它买着。”毛豆别人用五六块的麻油,他用的是十八块,凉菜的佐料一定要好。

  除了辣得正,烤鸡爪也撑起了辣王的半边天,老板娘赵爱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熟客建议她鸡爪涨价了。鸡爪对于辣王的意义非凡,基本上不拿它赚钱,每天都要卖几千串。

  武汉有很多小推车美食,是这座城市最有人情味的代表之一,它们散落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与武汉伢共同肆意抒写名为市井的江湖,如果你路过,可以停下来尝一尝这市井味道。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app/2020/0118/1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