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舞蹈家谢欣与欧洲艺术家“共谱”《九重奏

  依偎、缠绕、搂抱、拖拽、托举、抛接……身体与身体之间能“碰撞”出多少种姿态?日前,谢欣和舞蹈剧场的伙伴们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试演新作《九重奏》。谢欣是世界现代舞坛正处于上升期的编舞家,她创作的《一撇一捺》《UNKNOWN未·知》等作品曾受邀在许多重量级艺术节上亮相,以舒展的线条、柔顺的技术“俘获”了大批中外粉丝。这一回,她却挑战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舞蹈风格。

  《九重奏》以谢欣在静默中孤独转圈为发端,八位舞者渐次加入,节奏不断加快,在充满“危险”的抛接和旋转中冲到高潮,最终舞者一一退场,舞台在谢欣的独舞中重归于沉寂。当下,大部分本土现代舞者沉醉于打开关节,掌控肌肉的身体语言,《九重奏》却更专注团体运动中的协作,尝试借助重力实现众多身体可能,带给现场观众新奇的视听享受。在表演里,有的观众体会了天体运动的玄妙,有人发现了卯榫结构的影子,有人好像上了一堂物理课,也有人感觉观测到了“布朗运动”。

  尽管每一位观众的体悟不尽相同,但“此起彼伏”的抛接动作却让所有人都为舞团捏了一把汗。舞台上的“冒险”成功,来源于编舞者精密的计算和演员拼尽全力的反复训练。在一个半月的排演中,这些高难度的团队“组合技”让舞者们摔得满身乌青,吃足苦头,但他们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从编舞退回单纯的舞者角色,我又有了全新发现,打开了创作的新天地。”谢欣告诉记者,这部作品是由欧洲编舞家盖伊·纳德和玛丽亚·坎波斯专为舞团设计,音乐来自西班牙作曲家米格尔·马林。“虽然我退了一小步,但舞团却前进了一大步,它可以跳出我个人的编舞藩篱,去尝试各种不同的风格。”据悉,《九重奏》将于3月6日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进行世界首演。

  谢欣曾先后加入过广东现代舞团、金星舞蹈团、“陶身体”剧场、雷动天下现代舞团等,2014年“落户”上海。“刚到上海时感觉很孤单,当时现代舞氛围并不算浓厚,为了继续追逐梦想,我呼朋唤友组成了一支小小的舞团。”如今,谢欣舞蹈剧场已经在银都西路扎下了根,从最初的5人规模拓展到9位舞者,而谢欣也把家安在了上海闵行区。

  受益于上海近年来繁荣的演出市场,谢欣在魔都找到了事业的新起点,舞团一路奔向国际舞台。2019年,舞团携《一撇一捺》展开欧洲巡演,在德国斯图加特国际舞蹈节、法国巴黎夏季舞蹈节、克罗地亚希贝尼克舞蹈节、斯普利特舞蹈节起舞,受到当地观众的热烈追捧。舞团顺势打开了欧美市场,将陆续在瑞士、法国、奥地利、美国等多地演出,巡演计划一直排到了2021年。

  在谢欣眼中,上海正成为现代舞者的新聚合点,除了杨树浦路上的金星舞蹈团、银都西路上的谢欣舞蹈剧场外,玛莎·葛兰姆舞团首席辛颖也把舞蹈艺术中心设在黄兴路上,越来越多的知名舞者把上海视作艺术道路上的新支点。2020年演出季,上海的舞台上不仅有众多世界级现代舞团的首秀首演,还将迎来金星、谢欣等中国舞团的实力新作,以及一批中外合作的全新舞作,如《舞蹈风暴》冠军胡沈员与阿卡什·奥德瑞联合创作的《无径之径》等。

  谢欣在世界舞台逐渐站稳脚跟,她发现,中国现代舞经过持续进步,到了一个足以与世界分享的时间节点。当她站在国际编舞比赛的领奖台上发表感言时,当她向热情的欧洲观众致谢时,当她和国际制作人和艺术节总监分享彼此感受时,往往都会谈到“现代舞的亚洲时间到了,更是中国的时间来了”。“欧洲现代舞发展的历史悠久,积累深厚,但艺术家们也常提到创作瓶颈,难以找到新的灵感。这时,他们把目光转向东方,顿时眼睛一亮。”谢欣认为,中国的哲学思想与美学见解遇到现代舞,迸发出惊人的能量,足以震动欧美舞蹈界。

  近期,云门舞集获得英国国家舞蹈奖杰出舞团奖,沈伟获美国舞蹈节终身成就奖,陶冶、谢欣、王亚彬、胡沈员等青年舞者逐渐受到关注,中外现代舞圈的交流日渐丰富。去年,中国当代舞蹈双年展在上海举行,英国、法国、葡萄牙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剧院节目策划人与舞蹈节艺术总监受邀来沪观摩展演。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期间,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与英国伦敦沙德勒之井剧院结成“姐妹剧院”,引进了《舞经》、“爱的两部曲”等优秀演出,还将共同委约创作。

  欧美艺术家也乐于和中国艺术家合作,《九重奏》《无径之径》等作品从创作初期就瞄准了世界舞台,而中国编舞家也成为现代舞圈的“香饽饽”。据悉,谢欣为英国芭蕾男孩舞团编创的《涟漪》将在今年3月首演于英国伦敦萨德勒之井剧院,而她为德国舞团创作的《特殊时刻》上演后广受好评,德国黑森州国家剧院当代芭蕾舞团再度委约她创作,新作将在10月于德国威斯巴登剧院首演。

  去年,谢欣怀孕生子,经历了人生的蜕变。孕期内,她干脆在朋友黎星创作的舞剧《大饭店》中饰演了一名孕妇,最后一场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出时,她已经怀孕8个月。同时,她也在酝酿着《涟漪》《特殊时刻》《九重奏》等几部全新的舞蹈作品,如今新作与孩子一同“瓜熟蒂落”,收获满满。

  “今年巡演时我会把宝宝一起带到欧洲,让孩子趴在舞台边,看着舞团和欧洲艺术家们一同工作,感受中国现代舞的节奏。”谢欣的话语中不仅有着做母亲的甜蜜,还有了一丝小野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app/2020/0120/1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