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公务员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旧时机关、团体中地位低的职员。 巴金 《谈〈寒夜〉》:“我想起了我的主人公汪文宣 ,一个患肺病死掉的小公务员。”

  《小公务员》以主人公叶青林熬官、跑官、当官这一过程为主线,穿插着他与情人薛琪的畸恋纠葛、与好友王振明的经商活动以及替上访群众“五十九处”奔走呼吁的经过,力求全面地反映基层小公务员的生存状态。

  这社会没有一帮朋友简直寸步难行,良师益友也好,狐朋狗友也好,只要有朋友就能左右逢源,否则就是松包傻蛋一个。而要想多交朋友最便捷的途径就是有几样爱好,琴棋书画可以,吃喝嫖赌也可以,后者交的朋友往往更实用。

  不过牢骚归牢骚,工作不能不干,没办法,拼命干吧。比这麻烦的事叶青林都遇得多了。就像去年市领导来检查城容城貌那次,先是让通知各单位打扫各自的门前卫生,等好不容易通知完了又改成都去打扫县城主要街道,好不容易又通知完了又改成打扫分包卫生区和小街小巷,又好不容易通知完了又改成打扫主要街道和机关卫生,又好不容易通知完了又说市领导又不来了又让通知各单位都不用打扫了。

  这里很多树木花草人们叫不出名字,你们可以介绍啊,挂牌介绍也可以导游讲解也可以,像开始见的躲刀树、王八树等等,除了介绍名称还介绍它的生理特性、药用价值和实际用途,最好再编造一些相关的故事传说。又如还可以开展有奖采摘活动,让游客从山上找出几种有毒或无毒的植物来,激发他们的参与意识和游兴。这么一来,游览时间长了,一天游不完只好住下来第二天继续接着游。一住下就要交住宿费,就要买吃的买喝的买玩的,这就把餐饮服务行业也带动起来了。

  这件事按说应该F}j县国土资源局解决,可是凭叶青林的身份去找蒋合光局长肯定不行。因为按照小县城的标准,只有成了副科级干部才算真正当了官,而只有当了官别的官才会正儿八经地和你谈事情。

  荆副主任即使在撒尿时也是一脸的傲慢,拉着官腔说:“怎么,难道只有我陪别人的份,就不兴别人陪我吗?”叶青林一听知道是有人请荆副主任吃饭,便赔着笑脸说:“我不是这意思,以荆主任的身份,咋能老陪别人呢,别人应该更多地陪你才对。你能在百忙之中接受他们的邀请,是给他们面子,他们不定感到多光荣哩。”

  以前我总以为爸爸是无所不能的,只要有父母,我就感到安全踏实。可是,从那件事,我才第一次意识到爸爸是多么脆弱,多么渺小,多么不堪一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心想,假如有人欺负我,爸爸保护不了我,妈妈保护不了我,哥哥更保护不了我,我该怎么办?

  他把全世界所有的副职,包括副村长副乡长副县长副市长副省长副总理乃至联合国副秘书长,全部斥之为“无用”。他还说自己一个电话就能把县教育局的副局长踢下台。叶青林觉得这个人大概神经不正常。

  荆副主任说:“老梁同志啊,在政府上班可不能讲价钱啊。咱们这是首脑机关,得注意自身素质,要讲无私奉献精神哪。”梁师傅不管这些,说:“那是你们的事,你们想升官,才糊弄别人说自己怎么怎么无私奉献。我不想当官,没必要无私奉献,我就要补助。”

  别看张主任天生一副笑相,但这笑脸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含义。对于普通人,这张笑脸就像照片上的笑脸一样毫无意义,即使你痛不欲生它也不会流露出一丝同情;而对于有权有钱的上等人,这张笑脸则会像磁铁的正极遇到负极一样“嵫噬”地吸上去,或者像发情的公狗遇到母狗一样迫不及待地凑过去。

  他第一次去国主任家里带的是一箱苹果,国主任客气着伸手去接时,他却正好转过身去想把苹果箱子放在茶几上。等发现国主任伸出的双手,转过身来想递过去时,国主任的手又放下了,他不得不又转过身放在了茶几上。等手忙脚乱地坐下,才发现苹果箱子放的不是地方,正好放在国主任坐的位置前,离嘴特别近,使得国主任一说话就好像要啃苹果一样。

  秦占雄眉开眼笑地说:“这最好了,也让牛会安看看我的本事。昨天他还为这事发愁,怕输了官司。我对他说没关系,我哥是公安局长,我姐夫给县长当秘书。不行的话咱请县长出面,还怕她一个老处女?论社会关系牛会安他家真不行,他只认识黑道上的那些混混儿,没用。哪如咱家,哪方面的关系都有。我是黑白两道通吃。”

  薛琪压低声音神秘地说:“我告诉你,你可不准对别人讲。”叶青林觉得她的话幼稚可爱,刮了她一下精益求精的鼻子催促道:“废话,这种事也是在外边乱讲的?快说吧。”薛琪故作老成地说:“其实,你只要给组织部的柴部长送去一万块钱,就啥事都解决了。这事那天我就想告诉你,见你那么有把握就没有说。”

  叶青林不无得意地笑道:“那当然,上次‘五十九处’给我拿来两只肥肥大大的笨公鸡,我宁死也没要。她那种光景,谁好意思要她的东西呀。”薛琪继续打趣道:“瞧瞧,给个竿子就顺着往上爬,一点都不谦虚。古代有个悬鱼太守,以后我就称你悬鸡太守好了。不,还是叫悬鸡县长吧,你不收鸡是为了常吃到鸡。”

  张主任曾经对大家讲过:“我把你树起来你就是一面旗帜(春风得意之人),我把旗给你摘了你就是一个光棍(劳而无获之人),我把棍给你砍了你就是一个茬儿(颓废放刁之人),我把茬给你拔了你就是一个眼子(任人践踏之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app/2020/0202/1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