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公司做管理年收入是公务员的三倍你还会选择

  有人问:本人是基层公务员,现有机会去公司做管理层人员,年收入是现在的三倍,去吗?

  尽管我也是公务员,但换作我来选的话,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做年薪达到现在收入三倍的公司管理层人员,不管这个公司是国企还是私企。

  其一,就现实需求而言,工资收入相差三倍,怎么都该选择做拿高薪的公司管理人员,有了钱才能解决很多现实困难。

  我们有幸处在中华民族的盛世,也能尽情享受盛世带来的平安喜乐。但现实告诉我们,合法赚钱、努力赚钱、赚取更多的钱,才能成为人生赢家,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既然有唾手可得的高薪职位可以挑选,那还犹豫什么呢?工资收入相差三倍,这是多少年才能逾越的鸿沟啊?我们不能唯金钱论,但我们真的很愁钱、也需要钱。大多数如我等普通家庭出生的人,皆是通过读书改变自身命运,不就是为了一朝“鱼入龙门”,再如愿解决那些以前想解决而没能解决的现实问题吗。

  父母含辛茹苦几十年,省吃俭用送自己上学,也该报恩父母,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条件了吧?已有对象或成了家的,爱人与我们风雨同舟、不离不弃,也该买房购车,给爱人添置些衣物首饰,让爱人生活更优渥、更幸福吧?诸如此类,还有很多现实需求,都需要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作支撑。

  没有能力尚且另当别论,但有机会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还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岂不愧对父母、爱人?有人说公务员名气好听,说出去体面,但公司管理人员的头衔也不差,还少了公务员那么多条条框框的约束,自由度更高,活得更滋润。

  更何况体面真不能当饭吃,身处体制之内,我们经常豪言万丈,钱不是问题,问题就是没钱!如我等普通公务员,背负着供房供车的沉重压力,想给妻子买点首饰,想给孩子报培训班,都得掂量再掂量,这全都是吃了工资收入低、囊中太羞涩的苦啊。

  其二,就长远发展而言,公务员的能力与业绩不能决定个人升迁,而在公司里能力越强、业绩越优的人越容易获得升职加薪。

  有人说公务员很安稳,其实安稳早就不是优点了,在这个发展一日千里的时代,安稳就意味着一成不变,就意味着一眼能看到尽头。

  也有人说公务员灰色收入高,对于我等底层公务员来说,这既是死心妄想,更是“地雷”“炸弹”,面对正风反腐“零容忍”“无禁区”的新常态,还有此念头和行为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最为关键的是,影响公务员提拔晋升的因素很多,而个人能力和工作表现只是其中一项,工作出色、成绩突出并不一定就能得到提拔晋升,不能提职晋级工资收入就会原地踏步。更加无奈的是,抱着提职晋级的期望,多数公务员都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五加二”“白加黑”是常态,但受职数的限制、受外力的干扰,能够顺利提职晋级的少之又少。尤其是基层公务员,辛辛苦苦干一辈子,熬到科级退休都困难,付出与回报很难成正比。

  而在公司工作,领导对下属最为看重的不外乎两点:一是其业绩如何,能否给公司带来更高效益;二是其能力如何,能否给公司降低成本、解决困难。公司的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也决定了员工的待遇收入与其付出多少、干得好坏直接挂钩,能干肯干又业绩突出的员工,基本不用发愁提职加薪的事,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会倒逼公司领导想尽办法留着并重用这些员工,否则公司靠谁来赚钱?

  其三,就幸福指数而言,早日实现财富自由、同样都拿社保退休、用钱就能解决子女入学等难题的公司管理人员好过公务员。

  有人说公务员社会地位高、掌握资源多,找人办点私事方便。持有这种观念的人,其思想绝对够传统、够老套。外人高看公务员一眼,是想着有事好找其帮忙。问题是在现在的环境下,还有多少公务员敢帮人办违反法规原则的事呢?

  经济基础决定社会地位,有钱有闲的人才是芸芸众生艳羡的对象。当然,公司普通管理人员还称不上有钱有闲。但在企业工作最大的好处就是拥有无限可能,绝对能比普通公务员更早一步实现财富自由。

  以前,人人羡慕公务员的退休金,认为公务员退休后有充足保障。但现在呢,公务员也是交社保,退休后照样是社保交得多的退休金领得多,这与企业员工并无区别。公司管理层人员的年收入是公务员的三倍,社保谁交得多还需多言吗?收入越高交得越多,退休金自然也就更高。

  安徽华图教育专注各类职业考试,更多考试相关资讯可关注安徽华图教育官网,欢迎广大考生咨询!

  不可否认,我们毕竟是人情社会,公务员手握行政资源,在找人办事的便利度方面确实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然而,资源的互换,也是有职有权之人的专利,底层公务员想要办点私事依然十分困难。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公务员们,如果没有学区房,想要把孩子送进好点的小学、幼儿园,费尽心力找关系也不一定办得成。但有钱绝对行,这就是购买一套学区房的事。

  所以说这是个最好的时代,好就好在政府越来越公开透明,好就好在需要老百姓求人的地方越来越少。进了公司拿高薪,幸福生活不用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app/2020/0229/2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