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负责防疫的公务员突然死亡!韩国能控制住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7日通报,截至当天上午9时,韩国新增334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增至1595例。韩国疫情呈快速蔓延之势,成为中国之外确诊病例数最高的国家。

  据韩国《中央日报》27日报道,韩国全州一名40多岁的公务员死亡,该公务员负责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工作,死因尚不清楚。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25日凌晨,韩国法务部(司法部)一名30多岁的公务员在首尔跳江自杀。警方正在调查其自杀动机。死者隶属于韩国法务部紧急安全计划办公室,生前负责新冠肺炎防疫工作。

  在病毒蔓延之际,韩国一些政治保守势力却唯恐天下不乱,趁机搞朝野斗争。大疫当前,某些政客却想着选票,找借口称文在寅政府防范疫情不力,要求“弹劾总统”。

  目前已有90万人在青瓦台请愿网站的“弹劾文在寅”页面请愿,大多数参与者是保守及其支持者。

  韩国政府抗疫,既要对付看不见的病毒,又要打击转入地下活动的组织“新天地”教会,还要同欲借疫情整垮执政党的在野保守势力搞政治斗争。

  在韩国大邱,受疫情影响而临时休业的商家工作人员在西门市场进行防疫消毒。来源:新华社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对策本部”)26日通报,截至当天上午9时,较前一天下午5时新增的16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134例来自大邱市,19例来自三面环绕大邱的庆尚北道,两地累计病例分别增至677例和267例。

  病例激增,全因。韩国本土组织新天地成为病毒传播重要源头。最可怕之处在于,这些被洗脑的信徒不怕死。

  截至26日上午9时,与新天地大邱教会以及位于庆尚南道的清道大南医院有关的确诊病例数分别为501例和113例,占总确诊数的一半。据分析,感染源在7日之前已经流入,而该教会之后每到周末均举行宗教活动和集会,从而导致病毒在信徒中持续传播。

  韩国第31号新冠肺炎病例为一名61岁的“新天地”女信徒,她因在大邱参加该教会活动而传染多人,被认定为“超级传播者”,是使得大邱成为疫情重灾区的“毒王”。

  据纽西斯通讯社报道称,新天地教主李万熙的胞兄去世前曾于1月27日至31日在大南医院急诊科接受住院治疗,而他的葬礼于1月31日至2月2日在该医院地下一楼的殡仪馆内举行。当时有约170名信徒从全国多地赶来为其送葬。

  此外,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大邱市西区负责疫情防控的一名主管官员23日确诊感染,该官员直到确诊后才承认自己是“新天地”的信徒。

  韩政府要求新天地教会提供信徒名单,将对所有信徒进行病毒检测并随时公开检测结果。若新天地方面不积极配合,政府将采取法律手段。然而,新天地信徒据悉有21.5万人之多,对如此多的人实施病毒检测,着实考验韩国政府的病毒检测能力。

  除确诊病例外,目前接受检测的人员已达到44981名,其中28247人检测结果呈阴性,其余16734人结果尚未得出。对于这一检测规模和速度,有韩国媒体借美国专家的话,自夸了一下,说“美国现在似乎还不具备这样的检测能力”。

  第二,为防止首都圈“沦陷”,与文在寅同属的京畿道知事,采取突袭方式,对新天地的老巢进行“抄家”。

  “事不宜迟,不能坐等新天地提交名单,我们必须与时间赛跑。”25日,位于京畿道果川市的新天地总部遭“突击搜查”,采取该铁腕举措的京畿道知事李在明表示,“此举是为了避免让京畿道成为第二个大邱”。

  通过当天的“抄家”行动,当地政府已掌握4万多名新天地教徒名单,并立即对这些人展开调查,同时采取隔离、核酸检测等措施。然而据媒体透露,这些交上来的名单信息并非真实,存在电话打不通、住址对不上的,这给政府排查带来很大困难。“大邱出现大规模确诊病例,如果不能有效阻断该地区的传播,有可能发展为全国性蔓延。”韩国中央事故处理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说。

  首先,有政府高层领导指挥抗疫工作。文在寅25日亲临疫情集中的大邱,表示“这是一次综合危机,将动员一切可用资源”,争取使疫情拐点在本周之内到来。同时,国务总理丁世均将作为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长从25日晚起在当地指挥防疫工作。韩国政府将投入军警和民间医疗人力资源,全力抗击新冠疫情。

  就在25日当天,文在寅在大邱市政厅主持召开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特别对策会议,大邱市经济副市长出席参加。当天晚些时候,该副市长的秘书被确诊。青瓦台方面得知消息后,建议当时出席会议的青瓦台相关人士以及媒体人士自我隔离一周。什么?总统被隔离?韩国疾病管理本部随后“更正”称,接触者的接触者并不需要自我隔离,但总统和长官们属于教育保健对象(意为需要被指导观察自己的健康状态,是否有疑似症状)。

  其次,上调疫情预警级别至最高级。韩国政府23日将新冠疫情预警级别从“警惕”级升至最高的“严重”级,这意味着“流入国内的新型传染病出现社区传播或全国性蔓延”。

  最后,对大邱市和庆尚北道采取超强“封锁”措施。韩国执政党、政府和青瓦台25日召开协商会议,决定将两地划为特别管控区,采取“最大程度封锁措施”。为缓解民众关于“封城”的疑虑,文在寅表示,“最大程度封锁措施”意为最大限度阻断疫情传播扩散,而不是封锁该地区交通。

  第一,组织人数众多且具有极大隐秘性,防控走向高度不确定,成效难以预期,而新天地又与韩国保守政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天地教会的全称是“新天地耶稣教见证帐幕圣殿”,于1984年由李万熙创建,早在2011年就被韩国政府定为违反《宗教法》的。该教声称教主李万熙是“直通启示者”和“保护师”,只有相信他才能获得救赎。信徒被洗脑、教唆,不少人辍学、辞职、离婚甚至离家出走,导致无数家庭支离破碎。

  新天地在韩国早已声名狼藉,因此很多信徒都是秘密信教。有信徒透露,他们绝对不会告诉家人自己是“新天地”信徒。目前,“新天地”的很多集会活动已移至“地下”,这无疑将加大防控难度。而这些被洗脑的信徒是否会配合政府检测和隔离,也不得不打个问号。

  值得注意的是,“新天地”组织与韩国保守政党、最大在野党未来统合党的前身(大国家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韩国媒体披露,李万熙曾在2007年韩国总统竞选期间,下令旗下数万名教徒加入未来统合党的前身大国家党,为该党及其总统候选人李明博宣传造势。2012年总统竞选期间,多家媒体调查发现,“新天地”首席长老黄某曾在大国家党改名后变成的新国家党担任常务顾问,还在该党总统候选人朴槿惠竞选团队担任行政自治组织委员长。据报道,李万熙曾在教徒面前表示,“新国家党”这个新党名就是他给起的(原名大国家党,2012年2月13日,改名为新国家党)。当时,不少宗教专家指出,“新天地”将触角伸向政坛,目的是获取政界支持,以便进一步扩大教会规模。

  韩国宗教团体众多,不少都拥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一些政客为了选举与它们多有来往。而像“新天地”这样宗教团体,尽管早被认定为,政府也缺乏打击它们的法律依据,执法机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捅这个“马蜂窝”。

  事实上,在2012年“新天地”与新国家党的关系被媒体曝光后,全国各地的“新天地”受害家庭就发起过多场大规模集会,要求解散“新天地”并严惩李万熙,但无果而终。

  此次新天地教会疫情爆发后,已有超过90万名韩国民众参加青瓦台请愿网站上要求政府解散“新天地”。

  网传现在的韩国保守派未来统合党的党徽,和新天地教会建筑物的“谜之相似”。

  第二,打着“反文”旗号的宗教势力出于政治私利大搞集会,公开给疫情防控添乱。

  首尔市政府21日下令禁止市区内各场所举行集会活动,以防止疫情扩散。但韩国基督教协会会长、民粹主义牧师全光勋22日和23日接连公然违反禁令,组织领导“要求文在寅下台泛国民斗争本部”在光化门广场组织大规模示威集会。他还在集会上公然宣称,“在户外不会被感染”,”如果感染病毒,上帝会治愈你们“,“即使不被治愈也没关系,我们的目的就是死亡”。这样的鼓吹已完全无视防疫的科学规律,妖言惑众的程度堪比。

  韩国警方24日以涉嫌违反《公职选举法》为由将全光勋逮捕。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签发的逮捕令称,作为没有选举权、不得开展选举活动的人,在国会选举之前召集大规模听众多次开展前期选举运动,属于犯罪行为。

  接下来,可关注3月1日这一时间节点。韩国称为“三一节”的公休日,是为纪念1919年反日救国运动而设立。这个时间节点,各大社会团体会否还会举行大型集会,值得注意。

  截至27日上午9时,已有90万人在青瓦台请愿网站的“弹劾文在寅”页面请愿,其他多数是保守。

  韩国国会选举原定于4月15日举行,会否因疫情而推迟值得关注。有韩国问题专家认为,现在采取不见面的选战方式,更有利于。因为“新天地”和韩国保守政党有关联,而其党首黄教安并不批评,但这对韩国老百姓603883股吧)的直接影响最大。目前文在寅的支持率已经上升到40%。黄教安的保守党才32%。此前,原先预计保守和进步会一半对一半,保守甚至可能略占优,因此想联合其他政党正义党,以确保过半席位。目前来看,应该一党就能占优。

  可以预期,疫情的发展与防控势必会对韩国政治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保守势力一定会借题发挥,攻击文在寅政府。未来韩国政局稳定与否也未可知。

  截至25日,韩国现役军人感染者总数已升至18人,其中陆军13人、海军1人、空军3人、海军陆战队1人,另有约9300名军人被隔离。由于绝大多数军人是集体生活,聚集度高,病毒传播风险大,因此引发韩国舆论广泛担忧。

  驻韩美军方面,据韩联社26日报道,已有一名美军士兵被检出新冠肺炎阳性。此前,驻韩美军司令部24日在网站上称:“大邱基地出现确诊病例,这是首例驻韩美军相关人员出现阳性反应。”据悉,确诊的“相关人员”是一名61岁的女性美军家属,12日和15日曾到访大邱基地免税店。驻韩美军已将官兵及设施的风险预警级别从“中级”上调为“高级”,并暂时关闭了驻韩美军大邱基地,原则上禁止外部人员访问部队。

  韩美军方已商定考虑对下月举行的联合军演缩小规模,根据疫情发展,甚至被取消或推迟,而双方目前仍在防卫费分担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作为同盟,美国如何对待韩国抗疫值得关注,这也将成为影响韩美关系和地区局势的重要变量。

  韩国政府在前期给予了中国抗疫无私帮助,文在寅说,“中国的困难就是韩国的困难”,这话正是中韩命运共同体的最直接表达。

  韩国大邱,居民在雨中排队购买口罩,超市告示每人当日限购一只口罩。来源:新华社

  事实上,文在寅政府一直顶着国内保守势力要求对中国“关门”的压力,支持中国抗疫。韩国青瓦台25日驳回了一项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人员入境的请求,强调必须采取“科学的”而非情绪化的方法。

  为韩方提供支持与帮助,携手抗疫是体现中韩命运共同体的最佳例证,化危为机,共建中韩命运共同体。中方支持能够把国民生命安危看得最重的进步左翼政府,也是对中国战略机遇期的有效把握。

  建议通过卫生部门等渠道的交流合作,将中国前期的经验教训、行之有效的方法、踩过的“坑”等,毫无保留地分享。中国已在诊疗方法、药物疗效、社区防范、公共卫生教育等方面摸索出有效经验,尤其是如何降低死亡率,这对稳定民心十分有效。

  此外,为防止疫情从韩国“倒灌”回流,我们既要严防死守,也要晓之以理。目前,韩国保守舆论有负面报道,质疑中国“行为过度”。其实中国只是采取了科学、有效的方法,无论中国人韩国人,均实行了“隔离14天”的正常措施。

  截至27日上午9时,这条2月4日发起的“弹劾文在寅”的请愿,已有超过90万人参与。请愿申请通常有效期为一个月,近两日参与数增长迅速。

  与此同时,一条2月26日新发起的“支持文在寅总统”的民意请愿,不到一天,已获得40多万人的参与支持。可见,又是一场民意的较量。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app/2020/0301/2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