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城市观察︱纽约逾千栋老楼失修无人机能否

  发生事故的大楼坐落于49街与第七大道的路口,临近时代广场,正处人流密集之处。这栋17层的办公商业混用楼建于1915年。

  实际上,早在事故发生前的数月,纽约楼宇局就曾发现过这栋大楼存在的风险。2019年4月,楼宇局曾对大楼业主开出了最高等级的安全违规罚单,认为其“建筑外立面失修”,并指明大楼15层以上有几处损坏的陶土外立面存在坠落风险,会对行人安全造成威胁。

  但业主在缴清了1250美金的罚单后,并未及时进行维护。11月,业主决定对外立面进行修缮,但还没来得及安装脚手架和相应的防护隔离设施,直到事故发生后,才临时安装了人行道棚。

  “我们处于危险之中,却对此毫不知情”,29岁的Pablo Blak是个音乐人,就生活在布朗克斯区,事故发生时他正从附近的一处地铁口出站。在接受《纽约邮报》采访时,Blak表示心有余悸,“这太疯狂了,走着走着突然有东西掉下来,正中你的头部——这简直是《死神来了》的剧情。”

  作为一座历史建筑林立的中心城市,年久失修的老楼并非孤例。事故发生后一周,楼宇局对整个纽约市范围内的老建筑进行了排查,发现了1331处违规,其中有220栋建筑的外立面和发生事故的大楼一样存在一级安全风险。

  “罚而不改”是个通病,《纽约邮报》梳理了一系列老楼,有的早在十多年前就发现了安全风险,但在缴纳罚金之后并无修缮。比如布朗克斯区的一栋老楼曾在2006年被指有外立面脱坠风险,它正对着一个儿童日托中心的操场。业主支付了5000美金的罚款,但风险问题延续至今。

  一些人认为,业主拖延和公共部门惩治不力的原因在于缺少资金和人力。布鲁克林区议员Eric Adams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每年纽约市在遮蔽物及顶棚等防护设施上的投入约为3000万美元,但仍然捉襟见肘。

  目前,纽约市的相关法律要求建筑物的业主每五年检修大楼的外立面,这也包括搭建脚手架和必要的防护隔离设施,整个过程需要耗资上万美元,检修过程也往往历时数月。

  如果说人力检修的效率太低,能否用无人机等技术手段对楼宇的外立面进行检修?它的可靠性有多大?能在多大程度上提高效率?

  但在那之前,想要将无人机应用于公共服务,纽约需要先修改一条1948年的法案——它要求所有从纽约市起飞或降落的飞行器都需要在纽约或新泽西港务局指定的位置,也就是机场,因而无人机在纽约是被禁飞的。2016年联邦航空管理局出台了新的法案,允许无人机作为商业用途,但它被允许使用的范围只局限在有限的几处城市公园。

  布鲁克林区议员Justin Brannan此前曾力推无人机应用,但他的提案一度被搁置了18个月。本次事件发生后,Brannan再次拿出这份提案,并要求进一步提高老楼检修的效率,当公众对一栋大楼或一处建设工地的安全性存疑时,可以通过电话或是线上发起投诉,而楼宇在收到投诉后的48小时内需要用无人机进行检查。

  一些建筑业从业者认为,无人机无法完全代替传统的人力检修,但能够完成初步的检查,能够及时筛查出一些需要立即补救的问题。

  已经有不少房地产商在建造或是维修时结合无人机应用。比如美国汉斯,他们是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在休斯敦的一个新建的办公项目中,汉斯就使用无人机跟踪建造过程,以确保与设计方案一致。

  但在纽约,无人机的推广仍然面临很大阻力。Carlo Scissura是纽约建筑委员会的主席,这是一个贸易及游说集团,代表房地产及建筑行业的利益。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最大的阻力来自纽约市警察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h193yiqingboyu/2020/0115/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