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无人机使用问题美军至今仍未解决中国未

  随着空战武器与一体化防空系统的一个飞速发展,靠着有人驾驶飞机在未来战场执行了空中格斗、对地轰炸和攻击所冒的风险很大,代价要更高,战争损耗和政治风险将很难承受。自从20世纪70年代的中东战争以来的近几场局部战争当中,无人机在军事行动当中发挥了一个重要的作用,其军事地位也随着战争的进程一步步地得到了一个提高。现在的这个无人作战飞机一改过去在战场上主要充当着辅助角色的状况,其担负的任务也从战场侦察与监视扩展到了海域巡逻、反潜战、对舰(地)攻击、电子干扰、通信截听、目标精确定位、中继通信等领域,甚至扩展到了压制敌防空系统、战区空中导弹防御、对空作战任务。

  现在无人机飞行员一个要保证无人机的飞行安全, 尤其是在非常规环境条件下通过人工干预设定的自主飞行程序去确保无人机的安全,因为大型长航时无人机通常都是价格不菲,像“死神”单机造价高达1300万美元,所以无人机飞行员责任重大。而可以充分发挥无人机的作战效能,无人机飞行员需要紧定屏幕根据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 执行着相应的操作,确保了作战目标的达成。

  所以怎样培训高素质的无人机操作维护人员,已经成为了美国军方的一个大问题。2015年的5月美国无人机部队发布的报告显示了,这一支队伍的发展态势着实让人失望。由于美军的无人机项目规模是越来越大,人员需求也随着增长,但是飞行员却很难跟上发展步伐。

  多重原因造成了美军无人机飞行员的一个短缺,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原因就是没人愿意驾驶无人机。因为这是无比艰辛的一份工作,飞行员并不是坐在舒适的座舱里,而是在电脑屏幕前一连的呆上数小时,很容易处于过劳、高压与易怒状态。数据表明了三分之二的无人机事故都是由无人机飞行员的失误导致的。所以美军将宣布了向私营承包商开放更多的无人机岗位,除此之外也试图着改善自己无人机工作人员的一个处境,包括了向他们支付额外的奖金。尽管这样2016年五角大楼仍然在头痛,继续的寻找能够将无人机飞上天的飞行员。

  所以,解放军不管是从装备使用安全与经济角度来看, 还是从发挥装备战技水平的作战使用角度来看,或者是从降低无人机开火误伤率看,都一定要重视无人机飞行员的培养问题。当然了智能化是追求无人战机的一个终极目的的。中国无人机未来一定是人工控制和智能化相结合,在战争中无人机飞行员将会拥有最高指挥权限,全程监控着整个无人战机的作战过程,以确保当发现出现紧急情况或者无人战机做出了不适当判断的时候,可以迅速的切换控制模式,转成了人工控制化解危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sanyingchina.com/hejiyuleh193yiqingboyu/2020/0115/692.html